【光明日报】2014年高考作文题评议:回归理性,看重思辨
  • 作者:温儒敏    发布日期:2014-06-09    点击率:

(温儒敏 作者系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、北大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)

    和往年一样,高考作文题格外引人瞩目,这再次说明语文的社会性。人人都可以评说,这就是语文。我从网上看了今年全国卷和一些省市卷的作文题,也设想自己若是考生会怎样应对,而从语文水平测试的角度看,哪些题出得好,又有哪些题存在什么问题。

  先说今年高考作文的一个变化,就是很多试卷在大作文之外,还有一个小作文(或微作文)。字数不多,一二百字,题目比较具体,很多就要求写一篇应用性文字。这措施本来主要是为了增加作文的总分。可是小作文和大作文怎么“分工”?现在好像还不太明确。其实可以在功能上加以区分,如果说大作文主要是综合能力的考察,小作文则可以侧重考某一方面,比如阅读量,抒情描写,语言感悟能力或审美感悟能力,等等。

  总的来说,今年多数高考语文卷的作文命题质量都有所提高。突出的一点,是回归理性,看重思辨。大概有90%的作文命题都侧重考察理性思维能力。例如新课标卷要求围绕“山羊过独木桥”的游戏规则来展开讨论;上海卷提出“你可以选择穿越沙漠的道路和方式,所以你是自由的;你必须穿越这片沙漠,所以你又是不自由的。”要求考生就此论述;北京卷题目是“老规矩”,如“出门回家都要跟长辈打招呼”“吃菜不许满盘子乱挑”“不许管闲事”“笑不露齿 话不高声”“站有站相坐有坐相”等等,网上有过热议,要求考生就此议论为文。类似这样一些作文题,往理性靠拢,注重考察学生的综合能力,包括语言表达能力背后的思维力。题目比较活,那些爱读书爱思考的学生自然就会发挥得好,而靠预先准备的模板和材料去“套”,就未必“管用”。

  这个靠拢理性的趋势,可能会撬动语文教学的改进。如今批评有些人语文能力低下,很大程度上就是思维能力低下。片面、偏激、虚无,不着调,往往都是因为思维的混乱。语文教学只有充分意识这一点,把语言表达的训练和思维训练结合起来,才是正路。我曾经撰文批评现今作文教学几乎“全线崩溃”,就是训练应试技巧,完全把作文学习当作敲门砖,学生的思维能力没能得到提升,语言表达能力也好不到哪里去,而对读书、学语文的“胃口”又被败坏了。这就是现实。今年3月18日我曾在《光明日报》发文《高考语文改革的走向分析及建议》,其中就谈到高考作文应当回归理性,强化思辨,摒弃宿构、套作、模式化与文艺腔。现在看,大家都比较认可这一走向。这是可喜的进步。

  第二点,多数省市试卷的作文题目,都比较注重贴近学生的生活,让考生有话说,考出各自的水平。如江西卷题目是“课内外学习探究”。这个题出得好,就好在紧密联系了当前课改的实际。课改提倡“探究式学习”,是先进的教学理念,可是事实上做得不见得好,很多就是“流于形式”。学生都会有自己的体验,只要结合各自的经历来谈,又上升到理性的认识,就各有所得。这样的题目也能考出水平。

  当然,贴近学生的生活,并不排除发挥想象,而且最好能激发想象,只要这种“想象”是多数学生有兴趣,又比较符合学生的思维特征的。如广东卷的题目是“胶片与数码时代”。提示说黑白胶片的时代,照片很少,只记录下人生的几个瞬间,在家人一次次的翻看中,它能唤起许多永不褪色的记忆。但照片渐渐泛黄,日益模糊。数码科技的时代,照片很多,记录着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,可以随时上传到网络与人分享。它从不泛黄,永不模糊,但在快速浏览与频繁更新中,值得珍惜的“点滴”也可能被稀释。要求考生根据以上材料,自选角度来写作。这道题说的是照片,其实在引发关于科技与人生社会的许多思考。题目的现代感很强,又贴近学生生活,还能激发想象,考生有很多发挥的空间。

  但今年也还有一些试卷的作文题是脱离学生生活实际的。如湖南卷,提示说,有一个很穷的地方,很多人干了两年都走了,但是有一个人却干了几年,带大家把村子变成了最美乡村。要求以此写一篇作文。其实大多数学生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,碰到这样的题,就只好是猜想和胡编了。浙江卷的题目是“门与路”。其提供的材料是,“门与路永远相连,门是路的终点,也是路的起点,它可以挡住你的脚步,也可以让你走向世界。大学的门,一边连接已知,一边通向未知。学习、探索、创造是它的通行证。大学的路,从过去到未来,无数脚印在此交集,有的很浅,有的很深”。要求考生根据这些材料来写。这个作文题也想往理性上靠,可是给的材料有点“绕”,也有点“做作”。再说,考生还没有进大学,他们没有这方面的体验,怎么让他们去谈论大学的“门”和“路”以及“脚印”的深浅?很容易引向空论,最后只好用预先准备好的格言警句去拼凑。作文题如果脱离学生的生活实际,就费猜,还容易引导空论。

  今年的作文题还存在一个“老问题”,就是题意不清,缺少必要的规定性。如山东卷题目是“开窗看问题”。提示说:“窗口下一个画框,通过它可以看到不同的画面,有的人看到的是雅,有的人看到的是俗。有的人看到的是静,有的人看到的是闹。”要求自拟题目写作。这个命题貌似哲理,其规定性并不明确,让人无从下手。这是命题的忌讳。此外,标题是“开窗看问题”,材料提示所看到的又不都是“问题”,前后矛盾。

  又如福建卷则是提到“空谷”,说有人想到的是悬崖,有人想到的是栈道桥梁。这个题目含义不清,费解,甚至有点怪。“空谷”怎么会联想到悬崖和栈道?题目出得太诗意化了,缺少必要的规定性,会让人一上来就迷糊慌神。

  也有的注意到规定性,却又限定太死,阻碍了考生发挥。比如安徽卷的题目是“剧本修改谁说了算!”说一位表演艺术家和一位剧作家就演员改动剧本台词一事,发表了不同的意见。表演艺术家说:演员是在演戏,不是念剧本,可以根据表演的需要改动台词。剧作家说:剧本是一剧之本,体现了作者的艺术追求;如果演员随意改动台词,就可能违背创作的原意。要求就此展开写作。类似这样的题,对考生来说未免“太专业”了,并不利于展开思路。

  因为是选拔考试,作文题设计需要一定难度,才能拉开分距,所以规定性是必要的。但是规定性一定要适中,过严或者缺少规定性,都会影响到考试的信度。

  

总访问量 当日访问  [管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