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网易新闻】复旦投毒案二审维持死刑判决
  • 作者:通识教育学院    发布日期:2015-01-09    点击率:

    昨天上午,复旦大学投毒案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: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林森浩因故意杀人罪一审被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二审裁定需经最高法死刑复核程序核准后发生法律效力。

    2013年4月15日,复旦大学校方深夜发布官方微博,该校医学院一名医科在读研究生因身体不适入院,后病情严重,学校多次组织专家会诊,未发现病因。校方遂请警方介入。4月16日,黄洋去世。

    警方经现场勘察和调查走访,锁定黄洋同寝室同学林森浩有重大作案嫌疑。当月19日,上海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向检察机关提请逮捕犯罪嫌疑人林森浩。

    2013年11月27日,该案在上海市第二中 级 人 民 法 院 开 庭 审理。检方指控,林森浩与黄洋居住在同一寝室内。林森浩因琐事与黄洋不和,逐渐对黄怀恨在心。2014年2月18日 一审宣判,林森浩犯 故 意 杀 人 罪 被 判 死刑 ,剥 夺 政 治 权 利 终身。

    该案二审中,被告林森浩在陈述上诉理由时,坚持“愚人节开玩笑”的投毒理由,辩称自己没有杀人动机和杀人故意。

    庭审现场

    昨天上午,双方家人早早地到达上海高院。

    9点10分左右,被告人林森浩的父亲林尊耀在律师的陪同下出现在高院门前。在大批记者的簇拥下,林尊耀始终不发一言,神情凝重。在媒体的追问下,他表示“如果不改判也将继续上诉”。

    随后,黄洋的父母也到达了上海高院,面对众多记者的提问,黄洋的父亲表示,现在没有任何感受和想法。但他强调,如果改判的话,他一定会走上诉这条道路。黄洋的母亲则哭泣无语,默默走进了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入口。

    昨天上午10点,书记员宣布法庭纪律和核实诉讼双方的身份后,开始宣读审判书。

    法官驳回二审辩护人提出的对黄洋死因重新鉴定的主张,对“有专门知识的人”胡志强提出的,黄洋死于爆发性乙型肝炎的质证意见不予采信。林所犯罪行极其严重,不予从轻处罚。

    最终宣判结果为: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,一审判决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充分,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由于为死刑判决,根据我国法律应提请最高人民法院进行死刑复核。

    整个过程持续了35分钟。

    林森浩听完宣判后,面部几乎没有表情,林父当场跌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 宣判声落下,黄洋父母情绪失控,痛哭不止。

    之后,林森浩的父亲在现场不断重复着“我的心里很乱”。

    林森浩父亲说:“我肯定还会再申诉,不明不白的,我儿子虽然有错,但是他罪不该死。”

    林森浩声明

    若死刑核准希望捐献遗体

    记者获悉,林森浩在得知二审判决结果后的声明,他表示,如果判决最终核准,他希望捐献遗体。

    声明如下:

    一、我已经收到上海高院的二审判决,虽然对判决结果不满意,我会依法聘请律师在最高院死刑复核阶段,陈述二审提出的疑点,我真的不是故意杀人,不管如何,我依然相信司法公正。

    二、不管结果如何,我依然要向黄洋的父母道歉,我为我做的事忏悔,希望黄洋父母能慢慢从悲伤中走出去,我也希望我的父母能从悲伤中走出来,我确实不孝,辜负双亲师长的教诲,此生别过,来生再报恩。

    三、希望我的悲剧,能让世人吸取教训,希望一起相处的人,能多些体谅和友爱,很多一念之差的错事,希望能借助爱和谨慎,悬崖勒马,铸剑为犁。

    四、谢谢这么多支持和帮助我的人,感谢你们,从你们身上我感受到了温暖。也感谢批评我的人,如果能早日听到这么多的批评,或许我就不会干出这件傻事。感谢导师多年的教育,感谢父母双亲的爱,感谢同学们。

    在我有限的日子里,我依然会流泪忏悔,尽力学习,锤炼自己,希望能安然面对那最后一刻。我希望将我的遗体捐赠给医院。此生虽然短暂,之前都投入到学业之中,缺乏心灵的滋养,导致酿成大错,最后这几年在司法的漩涡中,身不由己,我希望这最后一件事,能做对。我毕竟年轻,也能付出年轻的生命来赔罪,我的人生落幕了,也希望社会最终能宽恕我。

    宣判前夜

    林和律师沟通死亡和人生的意义

    记者了解到,律师和林森浩7日会见时,谈的最多的是如何面对死亡,以及人生的意义。

    林森浩外表平静,但身体和手却在颤抖。

    “人生的意义不在于活多久,而在于认识真理,孔子说过:朝闻道、夕死可矣。”律师开导他。

    林森浩说,他在家信里也引用了这句话,他现在一边忏悔,一边认识生命的意义。

    “以前看一些没有感觉的文字,现在看有时感动不已。”林说。

    另据此前报道,看书成了林森浩在狱中最大的生活内容。12月4日,林森浩的爸爸林尊耀从老家汕头赶到了上海,希望在二审开庭前,给儿子送几件保暖的衣服。

    和此前一样,林尊耀并不能直接与儿子见面,他将衣服交给律师后,让律师转告儿子“一定要说真话”。

    据唐志坚回忆,整个会见过程林森浩都比较平静,他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都比较正常。在看守所的一年多日子里,林森浩养成了看书的习惯,也渐渐学会对一些问题进行思考。据介绍,林森浩最近看的一本书是列夫·托尔斯泰的《复活》。

    此前,一审宣判一个月后,复旦学生曾将一份关于不要判林森浩同学死刑请求信,递交上海市高院,随后又寄出学生签名的声明书。而面对复旦同学的求情,黄洋父亲黄国强表示不能接受。

    去年3月14日,林森浩曾手写道歉信,希望通过代理律师转交给黄洋的父母,但得到的却是黄洋父亲的拒绝,黄洋父亲说,“信里面还不是真诚,还是说是开玩笑的,一直在为他的罪行狡辩,我不接受他的道歉。”

总访问量 当日访问  [管理]